欢迎访问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倪文东书法网站
 
 
 
关于书法创作的思考
 

倪文东
 

内容摘要 : 书法家一生都在黑白世界中探索、寻求自己的立足点,精心塑造自我。这里有思考,有探索,有徘徊,有苦苦的追求和摸索,有成功的喜悦,亦有失败的痛楚,这其中凝结了古今无数如痴如醉的书法家的心血和汗水。本文从书法家的学养与实践、思考与创造等方面进行思索 ,探讨书法创作的规律和问题,以期引起大家的思考 。

关 键 词 : 书法 学养 实践 思考 创造
 
 
 

    了解和掌握了书法的基本知识和技巧 , 并不等于就能学好书法。这只是书法学习的初级阶段,只是解决了书法的技术问题。要真正学好书法,创作出美的书法作品,还要着重解决书法的艺术问题,就是要从理论上进一步探讨,从思想上悟书,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并通过鉴赏不断提高自己的审美能力,才能登堂入室,步入书法学习的高级阶段,即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
    书法创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急功近利者戒。古今中外许多书法家的艺术实践,都证明了这一点。他们辛苦实践、探索钻研,为书法艺术的繁荣和发展,付出了必生的精力。许多人虽终生寻觅,苦苦追求,却不如人意。历史是最公正的,凡是在书法史上有创造性的书法家,写出了自己独特个性的书法家,他们的作品和姓名至今流传不衰,还将永远流传下去。反则,只能被历史所湮没,而成为过去。究竟怎样才能掌握书法创作的规律,提高书法创作水平,还需要广大书法学习者认真探索。下面,我们将从学养与实践和思考与创造两个方面来研究、探求。

(一)学养与实践

    学养和实践是书法创作的两个重要环节。学养即学书者的文化艺术修养,是书法学习和创作的理论基础,即所谓“字外功”。它是学书者日积月累的知识沉淀,始终伴随着书法创作的全过程 ; 实践即学书者的书法实践活动,它包括临摹、拜师、交际等,是书法创作和欣赏的实践基础。即所谓“字内功”。它主要指学书者的动手实践能力,日摹夜临,终生求索,它注重学书的技术性,可以说是基础的基础。

    1、学养

    中国书法简而言之,是指汉字的书写艺术,进而言之,它是通过综合各种知识和修养,并用毛笔这一中国特有的书写工具,将汉字经过高度艺术处理,从而表达书者思想感情的一种抽象艺术。鉴于此,要成为名副其实的书法家,不但要刻苦临池,精于临摹,练好“字内功”;更要究研书理,博通书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加强思想修养和文化艺术修养,修好“字外功”,努力做到“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刘 勰《文心雕龙》 )。
所谓“字外功”,即学养,指书艺以外的其它修养,诸如书者思想品德修养、学识和艺术修养以及生活经历和积累等等。主要指书法家的文化艺术修养。一幅成功的书艺作品,应该是书法家思想境界、生活阅历、知识结构和艺术修养的总和。因为各种科学文化和艺术之间,是彼此相通的,是互为渗透,相互作用的。书法集绘画之色彩、诗词之意境、音乐之声律、舞蹈之姿态、戏剧之结构、篆刻之韵味、雕塑之造型、摄影之对比、建筑之气势、武术之动静……为一炉,是一个人综合素质的体现。

    1) 文化艺术修养是书法创作的前提

    古今书法家的理论和实践都证明,文化艺术修养是学习书法及至进行书艺创作的首要条件。清末书法理论家杨守敬在《学书迩言》中就充分强调了这一点,他说:“梁山舟答张苞堂书,谓学书有三要,天分第一,多见次之,多写又次之。此定论也。”接着他又进一步提出:“而余又增以二要,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一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溢于行间。古之大家莫不备此,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能超轶等伦者也。”他们所讲的“天分”、“多写”、“品高”、“多见”、“学富”五要中,有三要是讲书法家修养的。“品高”指思想品德修养,“多见”和“学富”便指得是文化艺术修养。清末另一位书法家李瑞清(清道人)又说:“学书尤贵多读书,读书多而下笔多雅,故自古来学问家的书有书卷气。故书以气味为第一,不然,但成手技,不足贵矣。”清道人所说的“气味”和“书卷气”正是书家修养所致。若不然则只能成为微不足道的雕虫小技。现代书法家沈尹默说:“书学所关,不仅在临写玩味二事,更重要的是读书阅世。”可见读书阅世,加强文化艺术修养对书法学习和创作有着重要的作用。
书法是汉字的书写艺术,它随着汉字的产生而产生,发展而发展。书法的基础是汉字,如果离开了这个前提,书法亦不复存在了。所以要学习和创作书法,首先必须掌握大量汉字,了解汉字的过去和现在的发展历史。这是进行书法创作必须具备的基本文化修养。

    2) 文化艺术修养为书法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内容

    古人云:“言为心声,书为心画”。书法是无色之画,无声之歌,它发自书家之肺腑,表露书家之心声,喜怒哀乐,见诸笔端。书法作品自古以来,以实用和欣赏为目的,以诗、词、文、赋为内容,从而抽象地表现书法家的思想和感情,成为文学和书法的“双美”之作。书法家在进行创作之前,必须做到“成竹在胸”、“意在笔先,字居心后”。对所写的内容要熟悉,不但要熟悉表现形式(字形、书体、风格等),而且要熟悉表现内容(主题或中心思想),使形式和内容完美地统一起来,从而挥洒自如,笔酣墨畅。象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稿》、王献之书曹植《洛神赋》、黄庭坚《松风阁诗》、苏轼《丰乐亭记》、赵孟頫《妙严寺记》、鲜于枢书苏轼《海棠诗》等作品都成为文学史和书法史上的佳作。

    3)文化艺术修养是书法欣赏的基础

    书法欣赏对书法家的创作是很重要的。历来书法家都强调“观”,即多读帖,多观摩,从别人的作品中吸取创作营养和灵感。有人甚至认为,有三分苦练就足够了,其它七分全须用在观摩上,帖临一本,书观百家,博采众家之长,方长一家之书。
    但书法欣赏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低水平浅修养者观其皮毛,有时连门都不入,更不用说登堂如入室了;高水平,深修养者识其精华,心心相印,息息相通,受其鼓舞,得其教化,吸其养分,为我所用。这修养深浅与否,何等重要!
    书法家进行书艺创作,发挥其全部才能,调集其多种修养,完满地表现了自己的思想和感情,一件成功之作,凝聚了书家全部心血。作为欣赏者,亦必须发挥其所有聪明才智,具有文学、历史、绘画、音乐等多种知识修养,去理解书家,去欣赏作品。如不这样,将一无所获。只有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艺术修养,打下坚实的基础,才能理解别人,学习别人,超过别人,不断有所创造。
    4)书法创作成就的高低取决于文化艺术修养的深浅
    一个人书法创作成就的高低以及艺术生命旺盛与否,取决于什么呢?是用笔、用墨、结字、章法等“字内功”吗?不是!而是取决于他的知识结构和文艺修养等“字外功”。书法之妙,在自出机杼。掌握书法技巧之后,书艺水平的高低,只看学识的深浅。
    文化艺术修养对书法创作既然如此重要,那非得提高不可!这似乎对书法家过于苛求了,要求这也要会,那也要学,最后都学不好。你让我学文学、绘画、篆刻,欣赏音乐,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也不想成为什么大家,我还要研习书艺本身呢!这些话似乎有道理,其实是一种误会。作为一个书法工作者,了解书法家所应具备的文化艺术修养,目的是为了便于自我调节知识结构,使自己逐渐具备这些知识和修养,从而发挥最大的创作能动性,创作出更高水平的书艺佳作。因之,我认为提高书法家的文化艺术修养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问题,它关系到书法家的前途和命运。我们不是要求你几日之内就成为“艺术全才”,因为提高修养是一个人终生奋斗的目标,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追求过程,有时是和一个人的生活阅历、思想境界、创作环境、时间精力和兴趣特长相联系的,虽终生追求,却因人而异。

    2、实践

    书法创作是一项技巧性与实践性很强的艺术活动,它既讲究技巧,又注重实践,更富有创造性。书法创作反对空谈,主张活到老,学到老。我们既反对那种把书法创作与写字混为一谈,看得轻而易举,用不着下苦功夫的观点和做法;也不赞成那种把书法创作看得高深莫测,不敢涉足的观点和做法。提倡通晓理论,刻苦实践,广交书友,继承传统,推陈出新的精神。只有路子正,方法对,勤实践,才能有所成就。

    1)书法与兴趣

    无论做什么事,一要认真,二要热爱,兴趣浓厚,把它当做一种事业来做,就一定能够做好。否则,不是开不了头,就是半途而废。我认为做事应该做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因为它具有吸引力,蕴藏着无限的精神乐趣。没有兴趣的事最好别干,否则会白费时间和精力,自讨苦吃。但兴趣并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后天逐渐培养起来的。书法艺术是一种独特的艺术,它不仅具有较强的实用价值,而且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能供人们观赏,给人们的生活增添美的色彩。它可以使人精神愉快,有了不顺心的事,遇到挫折和烦恼,写写字会烟消云散。工作累了,学习累了,写写字会使大脑得到很好的休息。经常坚持书法练习,又是一种较好的体质锻炼,它可以锻炼和培养人们的坚强意志和永久耐力,正如常言所谓:“书画延年,金石长寿”。

    2)书法与交际

    人们在长期的生活实践活动中,通过交际互相交流思想,沟通信息,联络感情,增进友谊。书法学习和创作,亦需要交际,离不开社交。那种闭门不出,登楼作书,苦思冥想的学书方法是不可取的。只有走出书斋,走出宣纸堆,到大自然中去,到社会上去,到书友中去,拜师交友,互相切磋,取长补短,才能登堂入室,日新月异。学书有两种必要的交际活动,一是拜师,二是交友。
   拜师因人而异,有人开始学书就拜师,路子正,方法对,少走了许多弯路。有人是碰了壁才回过头拜师,亡羊补牢,还不算晚。有人干脆不拜师,业余自学,虽难度大,但只要有正确的理论指导,仍可有所成就。就怕取法乎中,仅得其下。再要取法乎下,就不得而知了。尤其是有些人,想学书法,无从下手,就找现代人的作品去效仿,照猫画虎,既不知藏锋逆入又不知临摹创新,最终只能以失败而结束。因为我国的书法教育太落后,就更显得拜师的重要。
但拜师不一定都好,就看会不会学,不但师之教要有方,徒之学还不怠,不坚持,不下苦功亦不行。拜师学书还有一个似与不似的问题,也就是继承和创新的关系问题。要学其形,更要求其神,达到形神兼备。形神兼备之后,更要注意向外闯,形成自家风格,否则便是死路一条。唐代书法家李北海说过:“学我者死,似我者俗”。此言虽重,颇有道理。要先入后出,出不来当然是死路一条。说到拜师我颇赞成这两句话:“若言创法先违法,有道承师后远师。”就是说,一方面要拜师,求师点化,聆听教诲,亲眼目睹师之用笔、用墨、结字及章法,体会师之苦心追求。另一方面应用“心”去学,多思量,不可忘记自我的存在。应做到先拜师后远师,创出自己的路子。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以书会友,大有益处。艺术在于不断进取,在于多吸收,多听别人的批评意见,互相切磋,取长补短。所以,书法家应适当参加一些必要的社会活动,探讨书理,交流思想,联络感情,大有益处。当然太多的应酬,应尽量减少,时间对搞书艺创作的人那是太宝贵了,这其中的轻重缓急和酸甜苦辣只有书法家自己知道和掌握了。

    3)书法与天才

    有人认为字写得好的人是天生的,是天才,至少有特殊的能力,比一般人要聪明。我认为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全面。天才出于勤奋,是从学习中得来的。作书是肌肉运动,只有经常练习才能灵活。熟能生巧,而绝无天生之力。象王羲之那样天资聪颖,少有书名,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在书香门第的环境中,在卫夫人的指导下,通过长期的苦练,才达到那样高的水平。
    认为作书须有天才的人,必然把书法艺术神秘化,使人们绝得它高不可攀。其实学习书法和做别的事情一样,只要你有信心,有耐力,坚持数年必有成效。只要你肯学,肯钻,善于用脑子,虚心向别人学习,花费一定的时间和气力,就一定能够敲开书法艺术之门。
    学习书法没有什么“诀窍”,无“捷径”可走,来不得半点骄傲和自满,要害是一个“恒”字,那就是坚持练习,持之以恒。古语云:“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即使写得有点门路或达到相当的水平也还需要坚持练习,否则,会原地踏步甚至会倒退。只有戒骄戒躁,才能不断提高。若是只凭一时心血来潮,没有作长期吃苦练习的思想打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到头来将一事无成。
    古今书法家苦学的故事很多。汉代的草书大家张芝,因练字需要,做衣服时买成白布,在上面写完字后染成黑的,然后再做成衣服穿。由于他长期在门前水池里洗笔,时间长了,池水全成了黑色,后人称之为“墨池”,可见其苦学精神。当代书法家林散之深有体会地说“(书法)如蚕之吐丝,蜂之酿蜜,岂有一朝一夕能变成丝与蜜的呢?”他自幼学书,几十年如一日,从不因故而废书。即是有病住院,躺在病床上,仍念念不忘书法,经常琢磨字体结构和章法布局,用手指在肚皮上划字。“几夜昏沉神出舍,虚窗良月乱纷纷。回环念绝平生字,腹上深留指爪痕”。
    学习书法要有自信心,开始练习总免不了手腕酸痛,但时间一长就不痛了。有的人开始很有兴趣,有劲头,而且字写得还顺眼。可过了一段时间,因手腕痛,而且写的字也越看越不顺眼,还不如以前写得好,于是就灰心丧气。这时是关键,千万要沉着、冷静,找出原因。其实这是正常的过渡时期,继续坚持写一段就会改变,而且越来越好。开始先力求形似,然后再追求神似,不断提高。只要你相信自己,持之以恒,如行路,无论多远,只要一往直前,永不停止,就一定能走到目的地。

( 二 ) 思考与创造

    书法创作贵在思考和创造,可以说它是书法学习和创作的最高阶段。学习书法要精思熟虑,用心悟书,认真体会古今书法精品中的三昧,从中寻找自我,建立自我,表现自我,创造自我。创造二字内涵最丰富,难度最大,吸引力亦最大。学习和创作书法,究竟怎样进入角色,创造自我,还有待于同道们不断探索,这里我们从思考和创造入手,提出几个问题,供大家参考。

    1、思考

    凡事多思考,书法创作亦是如此。书法讲精心构思,那即是善于思考,多思善悟,努力作到“胸有成竹”,“意在笔先”。写起来便会得心应手。书法创作是一种精神劳动,是有理智的,有法度的行为。有理智就是要善于思考,有法度就是要勤于临池。思考即用“心”作书,不模仿,不制作,而是独立创造,我手写我书,我书抒我情。思考即深入生活,师法自然,善悟书理。帖不在多写,而贵善悟。心有灵犀一点通。善于吸收,善于消化,从而创造自我,完善自我。

    1)深入生活,妙悟书理

    任何艺术都来源与现实生活,离不开生活实践,书法也是如此。搞文学创作要求作家深入生活,从生活中汲取丰富的养料。研究和学习书法,又何尝不是这样。佛教上讲“悟”,书法也有“悟”。书法上的“悟”并不像佛教中的“悟”那么玄妙、神秘。它就是人们经常所说的“功夫在书外”,即书法家通过对现实生活中万事万物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并把它们化入书法创作,从而使书艺大为长进。这便是书法中的“妙悟”。
    我国书法史上,有许多“悟”的实例:有悟出笔法的,有悟出结构的,也有悟出气势的,还有悟出创新的,个有所得。 宋代书法家黄庭坚,早年写字多“随意曲折,笔意迟钝”,意到笔不到。晚年入峡见长年荡桨,群丁拔棹,力送到端,向背分明,这样舟才行得稳,驶得快。他立时顿悟:“书法用笔不也和行船一样吗?”从此,他悟出了自己早年用笔不到的毛病,在于力未送到。于是,他细心琢磨,力求笔到力到,破“迟钝”为“飘逸”,写出的字苍劲有力,又流动洒脱。怪不得清代大书法家李瑞卿赞扬黄庭坚的书法时说:“鲁直(庭坚)书无一笔不自空中荡漾。”
    元代书法家鲜于枢早年学书,不入古人堂奥,感到很惭愧。有一次,他到野外去,在路上看到两个人在烂泥里拉车,只见那两个人满头大汗,气喘嘘嘘,但车只移动了一点点。鲜于枢从这件小事上悟出了书法用笔,即用笔不要轻滑飘浮,而要凝重遒劲。后来他的书法便以“用笔遒劲”取胜。
    唐代书法家颜真卿,有一次看到屋漏痕迹,便悟出了书法的用笔,即“屋漏痕”笔法。即在用笔时,宜趁势注重腕指的活动,下笔应微带曲状,要以“涩”势取胜。
    唐代书法家柳公权为了掌握字的结构,经常去观看别人杀牛剥羊,研究和琢磨牛羊的骨架筋络和书法结构的借用关系。他还注意观看空中的飞鸟和水里的游鱼,奔驰的麋鹿,脱缰的烈马,从而把这些自然界中的意境融到自己的书法创作中去。所以他的字具有骨力,结构严谨又流动飘逸,人们称他的书法为“柳骨”。
    张旭是唐代的草书大家。相传有一次,他看到公主与担夫争道,便悟出了书法的结构。担夫与公主在一条路上相遇,如果谁也不让谁,那最终谁也过不去。如果两人相互避让,那就会顺利通过。这正如写字的偏旁结构一样,要小让大,窄让宽,短让长,疏让密。这样字才能写得端庄、大方、美观。
    从现实生活中悟出书法气势的也不乏其人。唐代草书家怀素和尚说他看见夏云多奇峰,便悟到了书法的气势。宋代草书家文同看见路边蛇斗而草书大为长进。雷简夫说他有一次白天躺在床上,听见江水涨潮的声音,想象出翻驶掀磕高下奔逐之状,书兴大发,便起身下床,挥毫作书,心中想的,皆出于笔下。张旭更是悟得深,他看见弧蓬自振,惊沙坐飞,便受到启发,马上运用到书法上。写出的字气势横逸,连他自己也感到惊异。最为人传颂的是他看到公孙大娘舞剑而受启迪,写出的草书,豪荡感激,妙趣横生。
    纵观我国的书法历史,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是书法艺术创作的源泉。书法艺术产生于现实生活,又服务于现实生活,从生活中来“悟”书理,是书法创新的突破口。众多的古带书法家为我们作出了榜样,让我们为继承和发扬古老的书法艺术遗产一起走向社会,走向生活。

    2)用“心”作书,独抒性灵

    书者,抒也。即用书法作品来抒发书法家之喜怒哀乐,表现书家之心声,抒其性灵。艺术创作贵在思考,用“心”作书,从而表现艺术家的个性气质,不雷同,不因袭,不随波逐流,写人之未写,现人之未现,精心塑造自我,完善自我。
    书法作品是书法家综合素质的体现,它具体地表现了书家的品性、人格及修养。一幅书作是否能引起观赏者的共鸣,关键在于作品有没有特色,是不是真实地再现了书家的思想感情。作为一个书家,应该善于思考,想古人,思今人;想别人,思自己,多问几个为什么。一幅书作,表现什么内容?情绪如何?用什么形式再现;格调是否统一和谐,以及用笔、结字、章法、用墨、落款、 钤印等,都应该认真思考,精益求精。临摹学习要思考,对照古人想自己,先求形似,后求神似。临一遍帖,要有一次收获,不能只顾走过场,赶进度。要用“心”去临摹,用“心”去吸收;欣赏借鉴要思考,对照别人想自己,得其精神,为我所用。不妄自尊大,不自惭形秽,要用“心”去欣赏,用“心”去撷取;创作表现更要思考,对照自己想自己,一步一个脚印,不断否定旧的“自我”,从而建树新“自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要作到独抒性灵,还必须发挥想象和联想的能力,用书法家丰富的知识阅历,去充实书作的精神内涵,努力做到“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不但书法创作需要想象和联想,书法欣赏亦需要想象和联想。书法是一种抽象艺术,它用丰富多变的黑白线条,去表现书家的思想和感情。更需要欣赏者去想象,联想,去补充,去完善。只有通过高级的想象和联想活动,书法家和欣赏者才能达到思想上的共鸣,“形其哀乐,达其性情”。

    2)创造

    书贵创造、书贵革新。创造即有自己独创之处,与众不同,从内容到形式,都有创意。革新即有新意,新颖别致,使人眼目一新。纵观书法史,凡是青史留名的,都是贵于创造,独出新意的书法家。王献之劝父改体,颜真卿正面示人,欧阳通险劲过其父,杨凝式章法疏朗等等,举不胜举,都在努力实现自我,与众不同。学习书法,越深入越觉难,创造则更难,其中奥妙无穷,趣味无穷,酸甜苦辣亦无穷。

    ①形神兼备,和谐自然

    书法作品有其形,又有其神。所谓形即外在的形貌,如墨色的浓淡,线条的曲直等;所谓神即内在的精神,如力度的强弱,韵味的变化等。学习和创作书法应努力处理好形与神之关系,先求形似,后求神似,形神兼备,意境高妙。求其形可刻意临摹,反复对照,努力作到,不粗不细,不浓不淡,不轻不重,恰如其分,甚至可以假乱真;求其神则可进入角色,精于思索,得鱼忘筌,抛却外形饰物,撷取内在精神。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先入为主,先形后神,方可入化境,形成自家风格,为世所注目。
    和谐自然乃书法创作之重要原则,只有和谐,才可能利于表现,将书法家之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只有自然,才可能便于发挥,真实地表现书家之情感。书艺作品的内容与形式应和谐自然,内容决定形式,选择、制约形式;形式服务于内容,又反作用于内容,两者和谐自然,配合默契,给书法家创作提供了无限广阔的天地,意态挥洒,妙然超群。
    要做到内容与形式的和谐,书法家必须有较好的技术准备,书工诸体,风格多样,或篆。或隶,或真,或草,或楷,纵横开阖,无往不胜。象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淘尽”,词,若用楷书或篆书去表现,无论如何也不会使人体会到词作那磅礴的气势和阔大的胸怀。只有用行草书表现,忽大忽小,忽轻忽重,忽浓忽淡,忽曲忽直,变幻莫测,驰骋不羁,给欣赏者以无穷无尽的思考和联想,令人思索,让人奋进。又如孟浩然的《春晓》诗:“春眠不觉晓”,若用行草书去写,则会打破作品“静”的格局,会使人感到不自然;若用篆书或隶书去表现,以“静”取胜,取其圆转、曲变、波磔,让人在静中有所悟,有所得。但王羲之的《兰亭序》用篆或隶或草,无论如何也不会表现出惠风和畅,茂林修竹。曲水流饮,畅叙幽情的情景。只有用鼠须笔、蚕茧纸和流畅优美的行书,才能表现王羲之等人的思想感情,使《兰亭序》成为天下第一行书,千古流传,历久不衰。

    ②勇于创造,变则生新

    书法艺术创作贵在变,变则生新,贵在创,勇于创造。书法艺术当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书法创作不能闭们造车,死守一家,应师法造化,博采众家,熔古今为一炉,集众家之大成,在继承中变化,在实践中创造。
    凡书通即变。穷择变,变则通,通则灵。若执法不变,纵能入木三分,亦被号为“书奴”。清人宋曹《书法约言》云:“书法之要,妙在能合,神在能离。”只有离合,才能相生。如唐代的柳公权就极力变右军之法,集古生变,独树一帜,化腐朽为神奇,创出瘦劲挺健的“柳体”。为世所重。所以董其昌说,学书以姿态取媚者,是不能够理解其中的奥妙的。他自己曾刻意临习过虞世南、褚遂良、颜真卿、欧阳询,自从学了柳公权后,方悟出了用笔之古淡处。所以,我们学习和创作书法,应该深刻体会离合相生的辨证法,要先与古人合,刻意临摹;后与古人离,完善自我。不合则不知古人之妙处,不离则创不出自家之风格。在合中继承,在离中创造。
    书法创作是一种复杂的高级劳动,既用脑力,又用体力,既讲凝神静虑,又讲力鼎千钧,动静结合,虚实相生,是一种创造性劳动。因此,要创作出要自己满意的书艺佳品不那么容易,要让别人也满意更不容易。有时有意为之则不得,扫尽千纸,亦选不出一件佳作;有时无意为之则得矣,偶然所得,出人意外。有时用好纸,什么洒金纸、瓦当联等,谨小慎微,拘束规矩,不敢放开去写,终写不出好作品;有时用一般纸,如川宣、防风纸、废报纸,则偶有佳作,真让人不可思议。有的书法家喜欢动,大庭广众之下,一片喝彩声中,一幅佳作便成;有人喜爱静,关门谢客,深思熟虑,精益求精。
    书法艺术为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朋友发挥特长,一显身手开辟了无限广阔的天地。让我们一起团结奋发,和衷共济,认真地学习和继承书法遗产,用书法艺术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让中国书法走向世界,成为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共同精神财富!

 
 

◎ 浏览论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个人网络地址:   www . nwdsf . com
通讯地址: 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   邮编: 100875
联系电话: (010)58805557   传真: (010)58805557
电子信箱: niwendong195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