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倪文东书法网站
 

 

倪文东书法篆刻展研讨会

   

倪文东书法篆刻展研讨会在炎黄艺术馆举行
书法界专家和书法爱好者200余人参加了倪文东书法篆刻展研讨会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系主任王贵胜教授主持研讨会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书法系主任秦永龙教授发言
著名文艺评论家、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何西来先生发言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系梁玖教授发言
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黄君先生发言
《中国书法》杂志编辑吕书庆先生发言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牛宏宝先生发言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书法系李洪智副教授发言
文物出版社编审李穆先生发言
首都师范大学书法研究院王元军教授发言
倪文东教授谈他的书法创作体会
倪文东书法篆刻展研讨会会场

倪文

倪文东书法篆刻展研讨会发言摘要

 

    秦永龙 (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与书法系主任、教授 ) 倪文东先生是我们北京师范大学书法专业的专职教授。 倪老师以古文字书法为专攻对象,几十年来在古文字书法上有很多的探索,并且对今人的经验加以吸纳和总结。特别是他在今人对古文字书法探索的基础上,又以自己的理解、欣赏和艺术形式去探究如何利用古文字符号来写书法。我们的学生,特别是倪 老师的研究生在倪老师对古文字的探索已经有了一个正确把握的基础之上,还应该继续加大传承和发展的力度,使得我们在当今书坛上,写古文字书法的水平能够超过现在这些人的成就。 倪老师对古文字书法艺术的探究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绩,他的精神,他的成绩是值得我们的学生来学习和继续发扬的。

    何西来 (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 倪文东教授是西北大学中文系毕业的,是我的校友,观看他的书法作品我感到很亲切。我客居京华凡五十年,一听到家乡的秦腔,或者听到陕北民歌,马上眼泪就下来了。他差不多要比我小 20 岁——一个弱冠之年。我这个“小乡党”东出函关闯世界,在北京这个地方、京华之地闯出一个名堂来了,在炎黄艺术馆办自己的书法篆刻展,我看了一下关于他的介绍,主编的图书和他自己写的专著竟有20余种。 倪教授在古文字书法的研究上颇有造诣,希望莘莘学子们能够发扬他这种创新的精神。文字书写可以成为一门艺术,而关于这门书写的艺术又可以成为一门学问,这在世界上独一无二。中国书法有这么悠久的历史传统,这么丰富的内容,所以我觉得,今天参加这个开幕式和座谈会很有意义,我很高兴。

    梁  玖 (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系教授 ) 倪文东教授是一位非常勤奋的学者,这一点从他的作品集和书法作品的质量上都能显现出来。另外,我们可以通过他的几方印章,来解读他的艺术创作思想。有一方印内容是“耻与人同”。的确,作为艺术创作来说,与人不同,或者说远离已有的创作经验,这是非常宝贵的。结合 倪 先生的书法篆刻作品来看,可以得到一些证明。不与人同,从艺术的角度来讲,多数人可能更注重技法, 倪 先生的展览别具一格的布局是他对书法艺术的理论总结和概括,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好的,有一个理念,有一个根本的依据,这一点是非常值得称赞的。这也是他的书法创作能够走得远的根本保障。还有一方印章叫做:“心画”。书家的创作是与他的性情相联系的。作为艺术创作,如果没有独到的、与众不同的智慧和眼界的话,是很难达到一定高度的。 倪先生的展览上有很多四字斗方作品。从他的内容和形式各个方面我们都可以看到他的匠心所在。书法是视觉艺术,我们在文字的基础上要增加的是它的可观看性和视觉的冲击力。所以说,“心画”这方印章,也代表着 倪文东教授对艺术创作的认识。 倪 先生在他作品集的手记里面提到一个词,叫做“书卷气”。 倪文东先生是学者型的书法家,与当下的世风不同, 倪 先生坚守着中国文化的根,以他对当下时代书风的体悟表达自己的情性,我想这一点也是难能可贵的。最后一点,要 谈到倪 先生的斋名:心远斋。我觉得前面所说的一切都涵盖在这个里面。没有这样一种“心远”的心态和艺术取向、自身定位,就不可能创作出好的、属于自己独特的艺术作品。

    黄  君 ( 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 ) 和倪先生长期接触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他的艺术创作特点,那就是对“雄”、“秀”两种风格的把握,以及对这两种风格有机的结合和不同侧面的展示。这是很难得的。雄强之风和娟秀之气往往在不同书家和不同作品中是有不同展示的。雄强之风,如果用中国的地域文化来论述的话,则侧重于北方民族的气息。像《泰山刻石》和汉代的许多碑刻,大部分都展示出一种雄强之气。我们走进展厅一看,很多大幅的篆隶作品透着豪爽、大气的感觉。一般来说,人的性情以及笔墨情趣、书写习惯,所有这些加起来,能够形成一种定式,到最后成为一种自然的流露,是不容易转换的。可是我发现 倪文东先生有一种特别的能力,他一会儿能够写出娟秀的作品,一会儿作品又非常的豪放雄浑,作为一个艺术家, 倪先生能够把两个相矛盾的风格统一在一起同时展现,我觉得这个特别难得。

    吕书庆 ( 《中国书法》杂志编辑 ) 看了这个展览以后,我有两点体会。第一,我觉得倪文东先生的展览和别的展览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从“大文化”的角度来关注书法。看他的展览,我们能看到方方面面的东西。除了作品,还有他的图片资料,他的文字,他的著作的介绍,以及他作品集里对作品尺寸、创作心态的描述等等,这些都非常有特点。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 倪 先生这次展览办得非常有个性,同时也符合中国书法传统的精神。第二,我觉得 倪 先生书法篆刻展览的成功之处在于,他的作品融合了太多的东西。在追求各种不同风格方面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从他的作品我们也可以推测, 倪 先生的教学一定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追求新意。 倪先生的作品有楷书,有行书,有篆隶。这其中又以篆隶书为主。在篆隶上,他闯出了自己的一条路子。那种苍茫,那种大气,那种雄浑之美,值得我们学习。他的作品融合了甲骨文、大篆、小篆,另外还有战国古文、钱币文字、砖铭文字等等。我想这种创新的路子是非常正确的。 倪先生的传统积淀很深,在各种书体上下了很多功夫,碑帖结合做得很好。另外他的学术做得很到位,又有那么多的著述。这样,就形成了倪文东书法创新很大的一个背景和依靠。有了这些背景和依靠,再进行创作,我想他一定不会受流俗的影响,肯定会创作出更优秀的书法作品。

    牛宏宝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今天看到倪文东先生的作品,我感觉到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强烈的想要突破某种东西、想探索一条新的道路的强烈愿望。在整个展览的作品中,这一点体现的非常强烈。我曾经做过一个比较,我们看西方的艺术——西方人有一种迷醉的、陶醉的情绪。比如他们看到维纳斯,从古希腊开始到十八世纪,可以说维纳斯是西方艺术让西方人最痴迷的。由此来想,中国的艺术中,哪一种东西能够让处在这个文化中的所有人有一种痴迷,我后来发现,这个答案是:书法!实际上,到 20 世纪,我们才发现中国书法是中国文化一个非常独特的领域。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由此来思考一个更深的东西,那就是,由书法带来的迷醉、沉醉意味着什么?在看完 倪 教授的书法展览以后,我觉得他的作品有这样一种对“迷醉”的探索。他的有些作品像舞蹈,有些像绘画,有些让人能够看到他心灵的痕迹。过去我看书法丛帖的时候,就认为书法是一种痕迹,由一种痕迹发展到一种气象,这才算达到一个高度。所以我觉得在倪教授的书法中我们能够看到一种 “书卷气”,我想这也是一种心灵的气象。

    李洪智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书法系副教授) 倪先生在书法本体研究方面的全能给我感受非常深,从技法和理论研究方面, 倪先生几乎没有不涉及到的。技法层面:真、行、篆、隶、草,大家已经看了展览,各种各样的作品,各种幅式的作品都已经琳琅满目的展现在我们面前。理论的研究:从书法技法的研究到书法史论的研究无所不涉及。 倪老师跟同学们感情的沟通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倪老师带的每一届硕士研究生在论文答辩的时候留下了激动的热泪, 那是对老师几年来辛勤栽培的一种感谢的最真实的流露,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我们都深受感动。

    李  穆 (文物出版社编审) 看到倪教授这么多的书法作品,最主要的感觉就是他的作品比较大气。除了大气,还有一些典雅的气息在里面,非常耐看。除此之外, 倪先生的作品中还有很多秀气的成分,也就是说除了篆隶的古拙浑厚之气,还有一种传统的帖学的东西,表现的非常到位。我一直搞的是古代书法的研究,所以喜欢把现代的作品与古人比。现在的很多人写得大气的书法作品容易显得粗犷,写的娟秀的又显得柔弱。看了 倪教授的展览,我觉得他把这一点处理的非常好。另外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是非常有创意的,章法的格式,包括一些落款的格式,都是非常有新意的。这说 明倪教授勇于创新,在传统的基础上发扬一种创新的精神,这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王元军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教授) 对于倪先生的书法、篆刻展览,我有三点看法:第一,我觉得倪先生多能。书法界里面能把一种字体写好已经很不容易了。 倪先生篆、隶、行、草各体皆能,特别不容易。 倪先生又是一位教师,要教书育人,他有了这样一个多能的优势,我想学生们可以获益很多,我们从北师大毕业的一些学生当中就可以看见倪先生多种风采的一种展示;第二,书法在 倪先生这里真是一种抒情写意的一种艺术。 倪先生对好多古代书家风格都有所涉猎,最后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最终通过书法表达自己的感情,表达自己的学养,这是他追求的一种结果,抒情写意是他找到的书法魅力最大的所在,所以倪先生是很有激情的人,是性情中人,他从书法当中找到了乐趣,他的勤奋有着乐趣的支撑,他的勤奋同样也是幸福的;第三,我认为 倪 先生很有责任感和使命感。我看了倪先生很多理论著作,都是在一种责任感中完成的。 倪先生作为一个高校的书法老师,有着很强的使命感。在杭州的“中国书法大会”上,他发表了一篇演讲,慷慨陈词,对中国书法,特别是高等书法教育中的弊端提出了深刻的见解,在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他直言不讳,很痛快,这点印象我也很深。

    倪文东 ( 作者 ) 非常感谢!但大家的溢美之词过多,希望大家能给我提一些宝贵的意见。说实在的,搞书法创作,办个展,不仅是身体的累,更是心累,作品从不同风格展现出来,首先让自己满意都非常困难,所以我想主要是靠积累,如果没有十几年我的作品的积累我是绝对不敢办个展的。我觉得要写一个好作品,特别不容易。我觉得用两个字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和状态比较合适,那就是“勤苦”。不是勤奋,而是勤苦。我觉得这么多朋友支持、关心和帮助我,令我非常感动。我感谢我的母校西北大学,我在西北大学生活了 26 年,对西北大学有一种深厚的情节。我更感谢北师大,感谢北师大给了我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和平台。到了北师大以后,我的压力、我的担子就变得非常的重。所以我经常拼命地去干,因为我是学中文的,后来改教书法,所以不努力不行啊!刚才元军说到责任感,这一点我也承认,否则我不会天天去加班,天天拼命去干的。我和我的同事们, 包括秦老师、 王老师,我们这些人都是勤勤苦苦为中国的美术、书法教育事业做我们能够做的一点贡献。

    最后还是一句话,非常感谢大家!中国书法的道路很长,很遥远,我们还需要继续的“勤苦”下去,做出最大的努力。谢谢大家!

                                                                                       (王长远、罗绍文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个人网络地址:   www.nwdsf.com
通讯地址: 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   邮编: 100875
联系电话: (010)58805557   传真: (010)58805557
电子信箱: niwendong195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