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倪文东书法网站
 
 
 
高等书法教育与书坛文化建设
 

倪文东
 

内容摘要:本文对我国当代书坛的发展及高等书法教育的现状进行了认真的分析,指出妨碍当代书法艺术事业健康而持续发展的症结在于当代书坛缺少文化的支撑及高等书法教育的参与,提出了我国高等书法教育与当代书坛文化建设的问题。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和方法有二:一是利用现有的高等书法教育资源,不断加强对中青年书法工作者的文化素质教育和培训;二是不断向社会输送合格的本科、硕士和博士等高层次、高学历的专业书法工作者。作者认为文化建设是目前我国高等书法教育及书法艺术事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关 键 词:高等书法 教育 书坛 文化建设
 
 
 

   进入新时期以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繁荣及高等教育的改革与创新,我国的高等书法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中兴和发展。90年代中后期,是我国书法教育发展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我国的高等书法教育不但走上了正轨,而且有了较大的突破和发展。我国第一个书法专业博士点在首都师范大学设立,随后,中国美术学院也设立了书法博士点。山东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吉林大学、南京艺术学院等,也相继开始在汉语文字学、美术学、古典文献学等专业招收书法方向的博士生。据调查了解,目前,全国已有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浙江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艺术学院、吉林大学、西南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四川大学、山东大学、鲁迅美术学院、山东艺术学院、曲阜师范大学、暨南大学(排名不分先后)等30多所高校先后开设有书法艺术专科、本科、硕士、博士就及博士后教育。经过多年的教学和科研实践,许多院校在书法专业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果,初步实现了作为独立学科的基础和条件。从1963年浙江美术学院书法刻印科开始招收书法专业学生至今,经过40多年的努力,至此,我国的高等书法教育完成了从专科、本科、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博士后及外国留学生等系统的教育层次和结构,并逐步走向规范化、专业化、系统化和学术化的道路。
    书法作为一门特殊的学科,其文化和艺术的历史是久远的,所谓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但真正意义上的书法教育体系的构建,则刚刚开始,可以说是一门较年轻和新兴的学科,因此,许多问题都在不断地探索和实验之中,其深厚的传统文化内涵仍然有待于在现代高等教育体制内得到更加深入的开掘,学科建设有待于进一步加强,师资队伍普遍有待于进一步充实和提高,科学研究的布局有待于进一步调整,教材建设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培养目标有待于进一步明确,各高校的教育和学术资源有待于进一步整合、互补和共享,海外高等书法教育的优秀成果和经验也有待于吸收和交流。
    高等书法教育在我国新世纪书法事业的发展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高等书法教育和社会书法教育的关系如何?我国目前的高等书法教育还存在哪些问题?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出路在哪里?等等,带着这些问题,我作了一些初步的思考,提出高等书法教育与当代书坛文化建设的问题,愿与国内外书法教育界和理论界同行进行商榷和探讨。

   (一)当代书法的发展缺少文化的支撑和高等书法教育的参与

    认真审视和研究我国书法20多年的发展历史,在充分肯定所取得的成绩和成就的同时,我们不得不承认其最大的缺憾,就是缺少文化的支撑和高等书法教育的参与。
    20世纪80年代,中国书法在经过了十多年的压抑之后,带着一股强大的冲力爆发了。随着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宣告成立,我国的书法艺术从此走向繁荣和发展,书法组织之众多,书法展览之丰富,书法大赛之频繁,都是前所未有的。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历届全国书法篆刻展、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和楹联展、正书展、隶书展、新人新作展及篆刻展等,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书法新人,有力地推动了我国书法事业的繁荣和发展。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当代书法繁荣背后所隐藏的危机,即缺少文化的支撑和高等书法教育的广泛参与。中国书协作为我国规格最高、影响最大的群众书法社团,20多年来的主要精力都用在了书法的群众组织及展览比赛方面,对书法教育和人才培养关注不够。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书法发展的突出特点是“群众运动”的伟大胜利,即大范围和大面积群众的广泛参与,有资料统计,参加书法学习和活动的人口约在一亿人左右。但表面的繁荣并不能掩盖问题的存在。“现实的中国书法界似乎陶醉在一片‘胜利’中。这倒是中国书法文化视角的现代症。现代书坛的内怯与虚弱,则更难光顾李小山式的关切,相信每一位真正热爱和关注中国书法命运的人都不会否认这一点”。(1)这里梅墨生先生所说的“内怯与虚弱”,正是当代书法界所存在的严重文化缺乏症。
    从近代以来,以至建国以后,到“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书法这一我国具有悠久历史的传统文化形式,就被完全排除在高等教育的大门之外,本来应该有的书法艺术的精英教育,被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所取代。“当下的书法从大众文化的视角审度。确实是局面可喜,若从精英文化的立场静观,则难免于浮乏化的不足。”(2)静观我国当代书法20多年的发展现状,组织繁多,大赛泛滥,展览频繁,出版混乱,“著名书法家”满天飞,而真正坐冷板凳,做大学问的书法家却太少。当代书坛风气不正,歪风流行,使得一大批年轻的书法爱好者无所适从,跟风随流,急功近利,人心浮动,这是我们当代书法界的最大失误和悲哀。当代书法的最大特点即其非专业性,这便是书法学科长期以来不被认可的一个重要原因。当代书法活动的参与者绝大部分都是业余书法工作者和爱好者,和美术相比有很大的区别。建国以后,美术的发展完全走得是专业化的路子,全国各大美术院校(系),培养了无数美术工作者,为我国的美术事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凡是参与美术教育、创作和展览者,百分之九十都是专业美术院校毕业的,业余绘画爱好者一般是不被业内所认可的。而书法则正好相反,如果你碰到十个书法家,一问是哪个专业院校毕业的,回答大都是业余的,只有个别是转行或半路出家的,不是学美术的,就是学中文的,要么就是学历史或哲学的,而以学中文的和学美术的为多。这不能怪我们的书法家,因为我国自建国以来,压根就没有书法的专业院校,许多美术学院是不设书法专业的,有的中国画专业连书法课也不开设。1963年浙江美术学院开始在国画专业招收书法专业的本科生,这在我国的高等教育史上算是破例。1979年浙江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同时开始招收书法专业的硕士研究生。80年代以后,南京大学、南京艺术学院、南京师范大学、广州美术学院等也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招收书法研究生(有的设在美术院校的中国画专业,有的设在综合大学或师范大学的文字学专业、文艺学专业或美学专业),浙江美院的沙孟海、陆维钊、诸乐三等先生,南京大学的侯镜昶先生,南京艺术学院的陈大羽先生等,成为我国新时期高等书法教育的先行者和开创者,为中国书坛培养了一批书法精英。但是,这些学校书法专业培养出来的书法精英实在太少,和我国蓬勃发展的书法事业相比,比例很不协调。
    由于上述原因,参与当代书法创作和展览活动的大多数书法家都是业余出身,多数人由于历史或个人的原因,没有受过到正规的高等教育,缺少系统的传统文化训练,从事书法艺术创作和组织工作所应具备的文学、历史、哲学、美学、管理以及汉语文字学、古代汉语、诗词鉴赏、写作基础等知识,大都没有接触过,更谈不上深入的学习和研究。学习、创作和研究书法,不了解当时的历史文化背景,读不懂古代的书法文献和书论资料,要想在书法艺术研究和创作方面取得较大的成就,是非常困难的。由于以上原因,当代人的书法作品中经常出现不应该出现的常识性错误,写诗作联不讲平仄对仗,抄录古人的诗词不是张冠李戴,就是“云”、“雲”不分,“后”、“後”不辨,有的作品正文的大字写得还不错,可是一落款,就出了问题,文白相杂,繁简互用,文句不通,让人难以卒读。每次全国书法大展评奖和展览以后,都发现不少问题,错别字的问题老生常谈,还是屡见不鲜,不知道评委的关是怎么把的?中国书协副主席、中国新闻学院林岫教授在谈到书法家的文学修养时说:“翻开当代出版的各类展览、大赛的书法作品集,浏览一下参展者、获奖者,甚至某些特邀作者的书法作品,随处可见的文字错误和因为缺乏文学修养而造成的诗文理解等失误,说明提高书法创作者的文学修养和文学创作能力的问题,还没有唤起书界的足够重视,至少还没有提到书法教育首要解决问题的日程上来。”(3)接着她详细地列举了在全国书法篆刻展、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妇女书法展等全国大型书法展览作品中出现的大量文字错误。认为目前反映在文学修养和文学基本创作能力方面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大致有五类:一、书法作品的文学内容单调重复,到处似曾相识;二.抄录前人或时贤的诗词张冠李戴,语词颠倒,甚至宋花唐开,阴差阳错;三.文学作品内容或形式上的误用;四.或因文学水平,或因语文水平所致的误字;五、书者自己撰写的诗词在声律、韵法、句法、章法,甚至构意上存在程度不等的病症。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吴鸿清先生在翻看了新近出版的《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览作品集》后,发现了100多幅获奖和入展作品中都有文字错误,他在文章中写道:“按理说,‘凝聚着作者和评委的汗水、心血与生命理想的追求,就这样坦荡而真诚地展现给大家,展现给祖国和人民’的国展作品应该在文字的正确性上也达到最高的水准,遗憾的是,翻开厚厚的《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作品集》,就会发现错别字的问题并不少。笔者学历有限,翻看一遍,仅从那些文词熟悉的书法作品中就发现有100多幅存在错别字的问题。”(4)他非常认真地列出了八届国展作品错别字对照表,以提请我们的评委和作者引起注意。北京大学的王岳川教授说:“我看到一些书法家,甚至知名书法家错别字满篇,语法字法都不对,字俗而内容更俗,深感不安。”(5)所有这些错误和问题有些是笔下之误,有些是常识性错误,大多是一些不应该出现的错误和问题,这不能不引起书法界的高度重视。可见,当代中青年书法创作队伍的整体文化素质有待于加强和提高。这里我们非常佩服和敬重那些虽然没有受过系统的高等教育,但经过多年的刻苦自学,取得了突出成绩的中青年书法工作者。但这毕竟是少数,我们所说的缺少文化内涵的问题也不出在他们身上。
    我们大家所珍爱,并视之为生命的一部分的书法艺术本来是可以和美术、音乐、舞蹈、电影等艺术相提并论的学科,最起码应该和美术一样,同属于艺术学底下的二级学科,但目前的情况却是依附于美术学科之后的一个不被人所看重的门类,谈不上学科。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有多种:一方面是国家有关部门对书法这一传统文化艺术形式缺乏足够的认识和了解,认为书法不就是写写字吗,还要学科干吗?第二是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硬笔代替毛笔,计算机代替手写,已成为大趋势。书法几千年来所形成的赖以生存的很强的实用性,在现代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几乎完全失去。因此,书法专业学生的就业就成了大问题,那个单位也不愿意要一个只会写字的书法家。所以,书法作为一门独立发展的学科,无疑有很大的障碍;第三是书法界自己坏了规矩和章程,叫人家其他行当瞧不起。目前我国“著名书法家”满天飞,会写一两笔字的人,都参与到书法的阵营中来。因为大凡一个中国人,只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础,会写汉字,又有一定的政治或经济地位,那就是书法家。关于这一点,沈从文先生早就看到了:“中国多数人大都忽略了这种事实,都以为一事精便百事精。尤其是艺术,社会上许多人到某一时都欢喜附庸风雅,从事艺术。惟其倾心艺术,影响所及,恰好作成艺术进步的障碍,这个人若在社会上有地位又有势力,且会招致艺术的堕落。最显著的一例就是写字。”(6)这些有权、有势、有钱的人,一旦参合到书法中来,那书法便算倒了大霉,不会发展,只会堕落。沈从文先生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良药之一,就是“分工”。他说:“‘分工’应当是挽救这种艺术堕落可能办法之一种。本来人人都有对于业余兴趣选择的自由,艺术玩票实在还值得加以提倡。……然而必须认识分工的事实,真的专家行家方有抬头机会,这一门艺术也方有进步希望。“(7)要分工,就必须提倡书法的专业教育和高等教育,加强书法的精英教育,培养出德才兼备的书法专业的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使他们逐渐发展成长为专门从事传统书法文化的研究者和创造者,即名副其实的书法理论家和创作者,从而逐步参与和改良当代书法研究和创作队伍,不断和净化和完善当代书法的创作和展览环境,使具有几千年优秀传统的书法文化得以继承和发展,而不至于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丧失。
    当代书法家的正名和书法艺术的可持续发展需要文化的强烈渗透和高等书法教育的广泛参与,这两个问题之间具有必然的联系,可以看作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因为如果切实重视和加强了高等书法教育,当代中青年书法家文化素质的提高便有了专业和制度上的保障。认识到这一点,我们的书法艺术事业就有希望,否则,当代书法的发展将会受到严重的影响。21世纪的中国书法,已不再需要“群众运动”,而需要“科班教育”和“精英文化”,正如王岳川先生所断言的那样:“在文化多元和高教大力发展的今天,丧失了文化的海纳百川和必要的高等教育制度性推进将使人的全面发展受到限制,仅仅靠写字而成为书法家的想法已经不再具有合法性。在新世纪想成为书法大师需要具备多种素质,起码需要最广博的知识结构,能够把握中国文化的精髓。中国书法传统的训练是每一个书法家的基本素养,是他创作起飞前重要的知识补充。单单写字而疏远学术充其量是一个书匠,他既不能代表这个国家的审美风尚,也不能代表中国的书法文化发展水准。”(8)

    (二)加强和重视高等书法教育的文化建设

    高等书法教育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教学思路,也就是说我们应该给其作一个什么样的学术和学科定位,培养什么样的人才?这是我们应该首先认真思考的问题。书法是中国独特的传统艺术形式,所以我国的高等书法教育没有可以参考和借鉴的成功经验及范例。但经过30多年的实验和探索,使我们悟出了一个永恒不变的真理:即必须加强和重视高等书法教育的文化建设。
    书法从其几千年的发展历史来看,它是艺术,更是文化;它讲究技巧和方法,更需要文化的积累和滋养。书法的“艺”与“文”都十分重要,它强调技术的训练,更需要文化的支撑和艺术的感悟。中国书协主席沈鹏先生曾经说过:“书法如果远离文化,远离人文精神,便失落了自身。……书法不仅仅是技巧,还有无比技巧更重要的素质。”(9)又说:“书法家的“文”,有其独立于书法之外的一面,也直接关系到书法作品的气息。书法家的人文素养,既是知识积累,也是一种精神境界、精神状态在书写中的直接流露。从事各类艺术都要“博学”,而书法家的“博学”有书法家所要求的特殊性,直至渗透到数不清的“一画”之中,深藏在“一波三折”之中。”(10)这正是我国的高等书法教育必须重视文化建设的意义所在。
    目前我国的高等书法专业本科教学点或硕士、博士点,有的设在专业的美术学院,有的设在大学的艺术学院,有的设在专门的书法文化研究所,还有的设在大学的中文系等等。有的学校对书法专业的学生偏重“艺”的学习和训练,目的是培养书法艺术创作的高级人才;有的学校则注重对学生“文”的熏陶和积累,目的是培养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复合型人才。不管书法专业设在艺术学科,还是设在文学学科,不管我们培养的目标是书法家还是书法研究工作者,注重文化内涵和文学修养的要求是完全一致的。因为书法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它和文学的关系极为密切,不可分离。
    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有的院校书法专业的学生过于强调书法的美术化、艺术性及个性的张扬和情趣的抒写,不注重书法作品本身的点画用笔、结体取势和章法布局,更不注意文学的修养和文化的积淀,而是借助许多美术的技法来改造传统的书法艺术形式,如色彩的渲染、空间的分割、线条的变形和拼贴染色等等,这种过于注重形式方面的“创新”,实际上对于传统书法的继承和发展没有多大的意义。关于这种现象,有专家曾说过:“我们现在书法专业的学生,大部分都是美术学院培养的,硕士、博士都是按照美术专业要求培养的。文学方面当然有一定的欠缺。”(11)“书法重视了情感和个性表达,但忘记了思想和文化。”(12)“那种以为只要笔墨技巧而无需文学等修养便能一蹴而为书法家的错误观点,仍然在误导青年书法作者。”(13)强调书法艺术的创新,必须在书法艺术本身下功夫,必须在书法所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文化的积累和文学的学习方面下大功夫。如文学家魏明伦所说:“文学是一切艺术的灵魂,不论是绘画、舞蹈、音乐,都以文学为基础、内涵。有文学在里边,可能就是家,否则,可能就是匠。真正的书法家肯定是文书同根的。有这样的底蕴,才可能成为优秀书法家。中国文学底蕴不强,不能成为非常优秀的书法家,画家也一样,搞戏也一样,剧本当然完全离不开文学,搞表演艺术也一样。书法没有文学,就是匠笔。”(14)
    高等书法教育强调文化建设,注重文化内涵不是一句空话,要落实到宏观的教育思想和具体的教学方案上才行。“书法在初级阶段时候写“字”,中级阶段时是写‘人’或‘情感’,高级阶段写得是一个国家的‘文化’和‘精神’。”(15)高等书法教育自然应该属于书法的高级阶段,它所培养的专业学生应该重视“文化”和“精神”,把自己的专业学习和继承发扬传统的书法文化结合起来,阅读和梳理古代的书法文献资料,鉴别和欣赏古代的法书作品,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来审视古代的书法流派和时代风格,注重书法的学术研究和艺术创作,理论和实践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对于目前书法界包括书法教育界只管创作,不讲学术的现象,王岳川先生指出:“翻开中国书法史,历代大学问家无不是书法家,而书法家无不是饱读诗书者。在今天,书法和学术文化似乎双水分流,书法越来越不学术了,而且似乎也不艺术了,就这样书法渐渐地丧失了在文化上的中心合法性。”(16)许多专家学者认为:“书法作为一门艺术,绝不仅仅是单纯靠写字就能自立于艺术殿堂的,它需要各种知识与素养的支撑。很多事实表明:没有这种要求,书法将会流于滥竽,成为简单到提笔可为、指日成家、沽名欺世的工具,甚或成为虚张声势、瞒天过海的江湖伎俩。”(17)“从‘兰亭奖’、‘央视大赛’到‘八届国展’,我们的素质考试其实只不过是几次小测验,内容大都是属于基本常识。如果连此类测试都视为‘畏途’或‘多此一举’,那么‘书法家’的贬值就不足为怪。而书法艺术事业的发展前景就可想而知了。我想,从大学开设书法专业,到书法展赛增加素质测试内容,都是基于书家队伍建设,提高书法艺术专业化程度来考虑的。”(18)“中国书法,只有真切的走入文化精神中,才可以杜绝那些在书法混乱的市场中的假冒现象,才能给国际书法界一个精神重建的中国书法整体形象。”(19)试问:如果我国高等院校书法专业所培养的所谓精英人才,都不讲学术精神和文化内涵,那我们将如何担负起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的重要责任?书法界的正名和书法家的正名将如何实现?中国书法艺术的全面和真正复兴也将成为一句空话!
    文化建设是我国高等书法教育及书法艺术事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妨碍当前书法艺术事业健康而持续发展的症结在于当代书坛缺少文化的支撑及高等书法教育的参与,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和方法有二:一是利用现有的高等书法教育资源,不断加强对中青年书法工作者的文化素质教育和培训,如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首都师范大学等院校面向社会招收书法专业的学位课程班,北京书协与北京市委党校联合开办书法教育本科班,首都师范大学和北京市自考办经过专家论证,将联合开办高等书法教育自学考试专业,包括中国书协所举办的一系列书法培训班等等,其目的都是利用各种渠道和方法,不断加强对现有的中青年书法工作者的文化素质术培训;二是全国各个高等院校的书法专业不断向社会输送合格的本科、硕士和博士等高层次、高学历的专业书法工作者。新世纪,我国的高等书法教育肩负着承传书法文化,为书法学科与美术学科的分离,创建单列的书法学科,为书法界和书法家正名等等历史使命。吉林大学的丛文俊教授说:“书法艺术有着强烈的文化色彩,这不是仅就其历史而言,在现实社会也是如此。未来的书法艺术发展,仍借重它对文化的依托、传统的延续和古今共存。”(20)因此,有的书法教育专家断言:21世纪,是中国书法全面、真正复兴的时代,不是以前的书法“群众运动”和业余创作,而是专业化的书法研究和创作展览,是以文化为基础,以学术为依托,非功利性的纯艺术活动。非专业的书法教育、研究和创作的历史即将成为过去,代之而起的是一批又一批的书法科班出身的新一代书法工作者。他们在新世纪的书法学术文化中最具有号召力和发言权。但是,作为目前全国各大院校培养出来的书法专业的本科、硕士和博士生,应该具有清醒的认识,认清自己目前所存在的问题,虚心向社会上真正的专家和艺术家学习,以弥补自身的缺陷和不足,从历史和文化的视角认知书法,苦练内功,甘坐冷板凳,自觉地抵制当前书坛的浮躁之风,甘于清贫,使全社会重新认识什么是书法艺术?什么是书法艺术家为书法艺术的真正繁荣和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参考文献:
(1)、(2)《当代书法的窘境及其文化性》梅墨生 《书法研究》1993年第5期
(3)、(13)《书法家的文学修养--林岫教授访谈录》 《书法》2004年第6期
(4)、《谈八届国展中的错别字问题》吴鸿清 《中国书法》2004年第6期
(5)、(8)、(15)、(16)、(19)《当代书法问题与艺术生态重建》王岳川 《中国书法》2004年第2期
(6)、(7)《谈写字》沈从文 《艺术人生》四川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
(9)、(10)《传统与“一画”》沈鹏 《中国书法》2003年第6期
(11)、(12)、(14)《书法需要人文精神和文学底蕴》 《中国书法》2002年第6期
(17)、(18)《从“八届国展”判卷说开去》薛夫彬 《中国书法》2004年第4期
(20)、《书法学科建设与新世纪书法研究展望》丛文俊《中国书法》2002年第6期
 
 
 
■《国际高等书法教育研讨会 2004年9月北京·首都师范大学      
 
 
 
 

◎ 浏览论文   1 2 3 4 5

 

 
 
个人网络地址:   www . nwdsf . com
通讯地址: 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   邮编: 100875
联系电话: (010)58805557   传真: (010)58805557
电子信箱: niwendong1957@163.com